• 吴军博士通过此书阐述了自己对世界一流大学的一些认识以及大学教育和终生学习的一些价值观。我非常欣赏吴军,非常认同他的价值观。

世界上接受高等教育比我好,后来比我成功的人多如牛毛,数不胜数。不过我的这个漫长而不简单的教育经历还是能给年轻人和教育工作者一些启发。首先,教育是一辈子的事情,我们不必担心输在起跑线上,因为世界上大部分人跑到一半就不会再跑了,这就给了我这样得长跑者以机会。和我一起进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博士生一共有15人,最后坚持到博士毕业的只有4个人。和我前后进Google的有20多人,今天三分之一已经退休,三分之一留在公司里养老,只有三分之一还在商业和技术上尝试新的东西。对于教育的目的,一个人在十八九岁时未必能够想得很清楚,我大学毕业时并不知道会对什么产生兴趣。但是一个善于学习的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会找到自己的兴趣点,而那时如果他还能学习,就有目的性和针对性了。我再1996年出国前遇到郑纬民教授,他打赌我会读不完博士就工作,因为他的几个最好的学生,包括两个清华的全级第一名,到了美国拿了一个硕士就匆匆工作了。我说我会读完的,因为我很清楚到美国后我要什么。相比之下,那些比我幸运比我成绩好的校友们或许出国时太年轻了,还没有找到自己出国的目的。再其次能够客观对待成功和挫折的人,在外人看来就能不断的有好运气。人在成功(比如获得一个荣誉)时,并不会因为这件事的发生就一夜之间变成一个更好的人,在遇到挫折时,也不会因此而一夜之间就变得一无是处。事后想起我自己遭遇的挫折,每次遇到它们,虽然短期内不开心,但是我的能力、我的优点并没有因此而减少,这些能力和优点在后来总能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