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事

计算机思维

以下内容是因为看了今天的得到专栏《如何用计算机思维解决问题》想到的,然而这些东西貌似并没有与计算机思维有太多的关联 写作方式: 昨天看了<<哈佛大学非虚构写作课>>里面有一节是介绍一个记者写作的历程与心得。里面写到:当我还更年轻一点的时候,我的采访的笔记里记得全是我自己的想法和对事物的感觉。那些笔记经常没有包含太多那些让我产生这些感觉和想法的东西,也就是关于我的想法和感觉的来源信息。换句话说,没有包含我到底看见了什么信息。他们很少有关于衣着、场所、气味、声音,以及其他一些感官印象的细节。对此我深感惋惜。因为现在,我很是用得上这些东西。 我现在写东西的阶段大致只是处于这个阶段,只是想写自己的想法和对事物的感觉,我想过要换一种写法。但是在我写作还不够勤勉,不够熟练的情况下,我想我还是保持一段时间把。

  • Sunyejun
3 min read
记事

今天偶然在网易云音乐又听到了这首歌,遇。记得这首歌是我在大学图书馆电脑上找资料时,在电脑的桌面上发现的。可能当时是大一吧,不知道是哪位学长或者学姐放在那里的。我打开听了下,发现很喜欢ai.mini的这首歌,于是接下来的几年一直在听这首歌。这个台湾的组合始终没有红起来,所以大多数人可能都不知道她们。 很奇妙的是,找到这首歌的情节成为了我为数不多的大学记忆之一,而这位下载歌的学姐或者学长也成了我大学时代最有缘的人,每当我听到这首歌的时候,都会想起当时在图书馆的情景。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人是谁。 歌名字是如此的应景,遇。遇见这歌,遇见不同的人。 人的记忆是如此的混乱而又脆弱,而音乐确却是混乱中的线头,从线头可以牵出许许多多美妙的回忆。由于有了音乐,有些记忆再也不会丢失。有时,为了保留某些感觉,某些记忆可以刻意听一些独特的音乐,于是在之后漫长的人生中,这些东西便犹如这音乐般常伴你左右。

  • super_thinker
1 min read
记事

得到笔记

2017-11-08 宁向东的清华管理学课,里面说到。自己最怕跟除了自己专业之外没有任何爱好的教授独处。这时候打发时间的最好方式,就是通过一个套路找到他的兴奋点,然后引导他滔滔不绝的给我上课。 这是个极其有意思的事情,我以后遇到这种人,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引导他给我上课了,学习交谈两不误。 汗。。。。 但是其实我发现我自己就是这种人,除了自己的专业并没有什么别的爱好,而我自己最滔滔不绝的时候,也是别人找到了我的兴奋点。 我越来越发现有一项爱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除了使得自己没有那么无趣,更重要的是可以快乐的打发自己无聊的余生。 乔哈里窗

  • super_thinker
1 min read
记事

所以呢?应该如何。

久木一向以为,只要想和凛子说话,随时都能联系上。可是,凛子和自己之间的联系只靠着一根电话线,一旦这条线断了,就摸不着对方的行踪了。假如凛子得了病或者去向不明的话。她本人若不和他联系,就无从寻觅了。 原以为两人之间的纽带是十分牢靠的,没想到竟如此脆弱,可见没有承诺的恋情是如此不堪一击啊。 想到这儿,久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思念凛子,渴望能见到她。 可是到哪儿去找呢?自己再着急也白费呀。还是再等一等,熬到夜晚以后再打电话,或者等她给自己的手机打来。 久木沮丧的回到屋里,接着看看起摊在桌上的资料来。 所有的恋情都如出一辙,可是对于那些被抛弃的人来说,苦苦等待与祈求又有什么用呢?或许应该早早的将那些美好掩埋,不至于留下一堆不堪的往事。又或许应该坚持下去,那些你以为的美好回忆本就是苦苦坚持的结果。

  • Sunyejun
1 min read

Subscribe to think it do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