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看到一张图片,突然发现青色的麦田好陌生。我至少有10多年没有看到过家里青色的麦田了吧,可能十几年也不止。不停在外面的花花世界里追逐着别人的东西,在乎着别人的看法,是否该停留片刻想想家里的一切。人脱离父母后,或许只有在遇到难事或者伤心事之后才会想家。渐渐长大,渐行渐远,发现想起家的间隔越来越长。或许我最后一次想起家,想起我的父母该是我要死的时候。我发现我要死了,发现又回到了母亲的怀里,然后幸福的死去。